您的位置:首页  »  少妇小说  »  【误入大小姐宅邸的惩罚】(上)【作者:gggggg000】
【误入大小姐宅邸的惩罚】(上)【作者:gggggg00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上

  「啊啦啊啦,这样调皮可是不好的哟。」

  少年的眼前,是这样一位俊俏的少女。这位约莫17岁的少女有着一张美丽高贵的脸庞,透露出一股贵族大小姐特有的气质。红色的瞳炯炯有神,让一般市井百姓根本不敢和她对视。她穿着一套墨蓝色的洛丽塔长裙,装饰着大量的蕾丝,蝴蝶结与飘带,看起来可爱极了。她的身材也很好,发育的刚好的胸部,细细的腰,在华美的长裙的衬托下,简直就是上帝精心创造的艺术品。

  如果你认为她只不过是一位贵族家的大小姐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她虽然还只是帝国王立骑士学院的学生,但她已经成为公主的近卫骑士团团长,手下拥有上百精锐骑兵。她的在校成绩很好,长得也很漂亮,因此在学院很是出众,每天她都会在抽屉里或者柜子里翻出大量来自学院的其他贵族学生写给她的情书。
  然而这位表面犹如天使的少女,内心却是比恶魔还要黑暗。只有在公主的近卫骑士团团员们知道,她还有另外一个称号——嗜血蔷薇。两年前,她还只有15岁,却靠着自己的实力成为了公主近卫骑士团的团长(虽然这其中也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靠公主的推荐,不过所有军部的考核,都是靠她自己的努力通过的),虽然当时骑士团里有很多老资格不满被这位15岁的女流之辈统领,不过两周的单独「谈话」后,再也没人敢发表异议。当年南方边疆爆发了叛乱,她奉公主之命前去镇压。不过让整个骑士团都没想到的是,她在简单地发出投降令并被拒绝后,便直接对该区域展开了屠杀。即便是最后投降的人,也被她下令直接活埋或当作奴隶最后劳累致死。嗜血蔷薇的称号只有骑士团的人知道,因为其他当时在场的人没有一个逃离了那一片死亡之地。当然,骑士团是守口如瓶的,所以在学院里谁也不知道她的内心是如此残忍可怕。

  回到最先的场景(作者历史脑洞太大,写历史时会停不下来)

  少年衣衫褴褛,身上和脸上满是污渍。他的双手和双脚都套着铁链,他卷缩在墙角,双眼空洞地望着眼前的少女,瑟瑟发抖,铁链也跟着发出「哐啷哐啷」的响声,在宽大的地下室回荡。少女向他慢慢地走来,高跟鞋敲在水泥地面上「嗒,嗒,嗒」,少年对眼前这位未知的少女充满了恐惧。

  少年大概14岁,他的心中充满了恐惧,他不知道眼前这位美如天仙的少女会对他做出什么。美丽的大姐姐帮助他?不可能,他手上和脚上拴着的铁链否定了这个可能性。

  「呐,你闯进了我的私人宅邸,你可知道闯进近卫骑士团团长的住宅是什么罪过吗?」少女说道。

  少年心一沉,眼神变得更空洞了。虽然他还年轻,但是帝国的法律,他还是了解一点。帝国以军队为重,军人的身份是最高的,闯入军人的住宅,或者对军人犯罪将会最加一等。就算是在一位百人长家里行窃都会被处以绞刑,更别说在一位军衔比将军还高的近卫骑士团团长家里了。本来他只是想偷一点食物充饥,不了被宅邸的仆人们抓住,最先他还以为只是会被毒打一顿,但是看现在的情况,估计明天就能吃到大餐了吧,不过是送刑餐而已。

  「呐,说说你为什么要闯进我的家吧。」少女开口了。

  身后的女仆看少女有了谈话的兴趣,便贴心地搬来一张宽大舒适的皮椅,悄悄地放到少女身后,接下来鞠躬后便退下了。

  「我本是来帝国首都准备打拼的,但是钱包被人偷了。我三天没吃东西了,实在是太饿,便想来找点东西吃。实在是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敢了,请您放过我吧。」少年说道,「您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我可以为您工作,我会帮您修建草坪,或者搬运重物,只求你放过我。」

  少女饶有兴致地听着,坐在了椅子上。她左手抱胸并拖着右手手肘,右手食指放在了嘴角。为了坐着舒服,她将右腿搭在了左腿上,于是右腿小腿到膝盖便漏出了裙子外面。少年是半跪半趴在地板上的,少女翘起的脚刚好和少年的眼睛处在同一高度。

  少年看着眼前不到20cm处少女的脚和腿呆了。真是好腿,修长而笔直,腿部线条优美,没有一丝赘肉。洁白的长袜进境地包裹着腿部,犹如第二层肌肤。少女脚上是一双小巧的墨蓝色的系带高跟凉鞋,前面是约一英寸的防水台,后面是细细地6英寸的金属高跟。高高的足弓显得魅惑十足,让他竟然想舔上去。少年呆住了,一瞬间竟让忘了自己目前的处境。

  「讨厌啦这样盯着人家的脚看,」少女说道,调皮地用鞋尖点了一下少年的鼻尖,「这样盯着人家怪不好意识的啦。」

  少年回过神来。

  「呐,想不想吃点东西呢?」少女问道。

  「想,谢谢您,美丽的小姐。」少年感激地说道。

  「递给我一盘蛋糕,要有奶油巧克力和水果的。」少女对身后的女仆说道。
  很快,女仆就端过来一盘奶油巧克力水果蛋糕,并递给了少女。

  少年充满感激地看着少女结果蛋糕并把蛋糕放在自己身前的地上。他留下了感动的泪水,并准备伸手去抓蛋糕。但是少女却用鞋跟顶住了他的眉心。

  「啊啊啊啊,疼。啊啊啊…」虽然少女顶住了少年的眉心并没有用力,但是细细的金属跟还是带来了很大的压强。少年疼的叫出声来。

  少女却没有理会少年的叫声,而是调皮地说道:「呐,不洗手就吃东西可是会拉肚子的。而且直接用手抓食物很没有教养的说诶。」

  「请问能解开一下链子吗,我去洗一洗手。」少年晃了晃手上的链子,说道。
  少女并没有动,女仆也没有前来。

  「怎么办呢?怎么办呢?」少女做出思考的动作,「啊,有了。」

  少女拖了拖椅子,让自己向前了一段距离。接下来,她用高跟鞋的防水台轻轻地划过蛋糕表面的奶油和巧克力,并把脚伸到了少年嘴前。

  少年呆呆地看着面前地沾满奶油和巧克力的蛋糕。「这……」

  少女没有回答,脚保持不动。

  少年看着,心中犯难。他好像吃这块蛋糕,但是这样吃别人脚底下的食物,还是让他有点无法接受。而且少女的鞋子明显是在外面走过的,鞋子纹路里还夹着小石子和污泥。

  这明明更脏更容易拉肚子好吧!

  然而少年不干表达出来。现在少女掌握着对他的生杀大权。本来自己闯进别人的宅邸就是大错,更别说以为军衔比将军还高的近卫骑士团团长。少女想让自己消失,也就是一句话的功夫吧。

  少年没办法,只好接受少女的鞋底喂食。他缓缓的深处舌头,舔了舔少女鞋底的奶油与巧克力。如果刚才少年心底还有一丝尊严的话,现在他的最后一丝尊严也被饥饿和美味彻底摧毁了。

  贵族大小姐家的蛋糕果然美味呀。细腻的奶油,香醇的巧克力,自己从来都没吃到过这么好吃的东西。不过第一次吃到这种东西,竟是在一位少女的鞋底下,想想有一股奇怪的感觉呢。

  「缝里的也得舔干净哦,浪费食物可不是好孩子。我可是会从脚底传来的感觉来检查你有没有珍惜食物的」少女说道。

  少年只能用舌头更用力地舔少女的鞋底。虽然这样很疼,但是手上脚上的铁链无时不刻在提醒少年绝对服从少女。

  待少年舔的差不多了,少女又用鞋跟踩在了蛋糕上,并在鞋跟上串上了水果。接下来,少年开始吃鞋跟上的水果。前面几个水果很方便就被少年扒下来吃了下去,然而靠近鞋跟顶部的水果,少年没法直接吃到了。少女似乎没有把鞋跟侧面露给少年的意识,少年只的用力地吞鞋跟。但是,少女的鞋跟有整整六英寸,即使少年使劲地吞鞋跟也无法够到最上面的那一片水果。倒是少年的扁桃体被鞋跟挑来挑去,让他又一股很强的恶心感。不过少年并不干发出这个声音,他一直克制着。

  天知道这位贵族大小姐在玩什么贵族的游戏。

  (少年还不知道少女很残忍,所以他以为这是少女在玩坏心眼)

  少女感觉到了脚底下传来的震动。其实少女也知道少年是不可能吃到鞋跟上最靠上的那一片水果的,她担任骑士团团长两年,大小战役无数,投降后死在她脚下的人不比死在她马蹄下与剑下的人少。她很清楚人体的构造,她也很享受少年的食道在她脚底下抽搐的感觉。

  「太没用啦,看来我得帮助帮助你。」少女觉得差不多了,便把鞋跟侧面露给了少年。

  接下来,在少女的帮助下,少年吃完了蛋糕。

  总算活过来了,在饿了整整三天后,少年终于吃到了东西,还是如此美味的蛋糕。

  大小姐应该玩够了,接下来应该释放我了吧。

  少女似乎读懂了少年的心,她说道:「嘛,至少先帮人家把鞋擦干净吧,人家刚才喂你吃蛋糕,鞋上全是奶油和巧克力。」

  少年用破破烂烂的衣服擦了擦手,准备去擦少女的鞋。

  「慢着」少女说道,「你的手脏死啦,这么脏怎么能碰人家的鞋呢」

  「把那个箱子太过来」少女对后面地女仆说道,然后站起来。

  女仆前来收走蛋糕餐盘后便离开了地下室,少女在等待那个箱子的时候,开始在地下室来回踱步。虽然少年舔鞋底舔得算是很安静了,不过还是残留了一些油迹。少女走过一步,就会在地上留下一个不起眼的脚印。

  过了一会,两个卫兵搬来一个长约两米,宽半米高半米的木头箱子。箱子顶端和中间还分别开有两个拳头大小的洞。把箱子放在少年的前面之后,然后卫兵就去地下室的门外候命了。

  少女顽皮地跳上了箱子,「哒,哒」,金属鞋跟和木板撞击发出了响亮的声音。

  「呐,用舌头帮我清洁一下吧。看,为了方便你用舌头我特意让人搬来了箱子,这样我的鞋就和你的脑袋一样高了,感谢我吧。」少女说道「好啦,接下来把舌头伸出来,放在箱子的边沿上。」

  少年照做。

  少女的高跟鞋防水台轻轻地踩在了少年的舌头上,然后稍微抬起来一点。
  「开始清洁吧。」

  少年的舌头开始在防水台下一进一出。坚硬的鞋底纹路让少年的舌头很快发麻。但是少年不敢停下来,因为少女没有让他停下。

  「接下来是鞋跟、舌头暂时停一停。」少女说道,然后把鞋跟轻轻地放到少年舌头上。

  少年瞬间感到疼痛。少女没有用力,只是压强太大了。但是少年不敢有任何怠慢。

  突然少女的鞋跟突然用力。少年疼得要叫出来,但是舌头被拉扯在外,少年只能发出嘶嘶的声音。

  「啊,抱歉抱歉,一直是另外一只脚用力,有点累了。让我的那只脚休息休息吧。」少女一年抱歉的样子,如果她不是鞋跟下还踩着少年的舌头的话,刚才那句话似乎并未有什么不对。不过,少女似乎并不在意少年的舌头;或者说,这才是少女的目的。

  少年疼的眼泪都出来了,头上也开始滴汗。少女似乎很会控制力道,她保持着,让少年感到无尽地痛苦。

  突然,少女嘴角上扬,踩着舌头的鞋跟逐渐加大力量。一声闷响,少女的脚后跟下降了半厘米,少年晕了过去。鞋跟旁边出现了一个小小的红色喷泉。血流汇成一个湖泊,然后滴答滴答地滴在地上。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